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腹泻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气化生五味 五脏五味苦欲补泻的阐释

OPE世界杯彩票 www.zkcell.com 发布时间:2018-01-09
基于气本体论的五味性用阐述

《素问· 至真要大论》 曰: “治病者, 必明六化分 治, 五味五色所生, 五脏所宜, 乃可以言盈虚病生之 绪也” 。 对五味之性的理解及运用, 是医者由本身之 医理领悟到临证之由己及人的关键。 然而关于五味 之性及其应用之理的研究, 现实的状况是混乱的, 关 于五味之性的理论阐释, 或顺文释义, 或断章取义, 其临床应用则因缺少系统理论的指导而难以落到实 处。 究其原因, 在于未能执中医学的一贯之本, 无法 将中医学的理、 法、 方、 药、 病、 治一以贯之也。 笔者 将尝试立足于中医学固有的 “气本体论” 及 “因时之 序” 的根本之上, 探讨阐述五味之性, 或不免浅薄, 然希冀能理清纷杂, 以期对临证有所裨益。

本体一气化生五味

在中国古代传统认知中, 世界是以气为本体的, 气为万物的本源, 或者说世界本身就是一气。 《庄 子·知北游》 中说: “通天下一气耳” , 《素问· 五常政 大论》云: “气始而生化, 气散而有形, 气布而蕃育, 气终而象变” 。 一气运行而有天地, 天地合气而后万 物化生。 从其分言则有三才天地人, 从其合言则三才 和合, 终归一气。 气成为了世间一切存在和关系的最 终承载者, 一切因之而始, 因之而生, 因之而化, 因之 而成, 因之而终。

五味之生, 亦由此本气之化而成。 五味所生, 本 乎五行, “行” 者, 顺天行气也。 一气布散, 升浮降沉 中, 是生五行。 木曰曲直, 曲直作酸; 火曰炎上, 炎上 作苦; 金曰从革, 从革作辛; 水曰润下, 润下作咸; 土 爰稼穑, 稼穑作甘。 五行之气, 化生五味, 然五味之 中, 自土味外, 其所作者皆其气之反也。 如马一浮 [1] 所云: “润下则流, 作咸则止; 曲直则舒, 作酸则敛; 炎上则扬, 作苦则降; 从革则结, 作辛则解” 。 其机 在于, 一气运行之常, 本归乎中和, 中和者, 土之象, 万物皆因其本性而生, 籍乎土气而成 (此乃河图生成 之理) , 是以万物皆归于土。 五气若有偏, 则其性显, 性显则其味生, 生而反其气之行, 如此方致其中和之 用也。 试举一例以明理, 如厥阴在泉之时, 则木气偏 显, 物性之机即偏生升, 物 “生” 即俱其生升之性, 然木气虽盛, 终在天地和合一气之内, 升性之物必 因乎 “和合之中” 方成。 物 “成” , 则本其性之升而兼 俱其气之反也。 言其气之反, 何也? 其中至理在于: 木之反虽曰金, 火之反虽曰水, 然此乃言其 “四极” 间之相反, 而若由乎中而言, 则中者诸极之反也。 四 极和合归乎中, 四极分显则归于极。 中者, 四极之合, 合者, 诸分之反也。 是故物 “成” 之时, 虽俱其本气 之性, 然必兼其气之反, 实则乃必兼乎中也。 是故乃 言: 诸味之成皆其气之反。 且因其必由乎中而成, 是 故常曰: “五味出乎中” , “地食人以五味” 也。 土味何 以不为气之反? 因其为升降之枢, 反无所反, 升降之 反仍为升降也, 而若至甘味之显, 仍为其反, 不反则 当为平, 实则不反亦反。 至于 “淡” 味之成, 则当与甘 味对举而明: 前以言之, 甘味居中为升降之反, 实乃 中土升降枢转不及之意也, 是以土气壅滞太过之时 则甘味生, 此为土之太过; 而若土气不及之时, 则升 降枢转之气不缓而反速, 是以迅利之气当生, 而至其 所成之味, 则非但无和缓之用, 而反有渗利之能, 名 之为 “淡” , 是为土之不及。 甘味之用, 可使四极偏性 之气归于和缓; 淡味之用, 则使中极壅滞之气得其冲 和流畅。 是故, 一甘一淡, 太过不及, 相反相承。 对于 人而言, 五脏平和无病, 则五味中和, 同归乎甘平; 体 气有偏, 则五味偏显, 而作酸苦甘辛咸诸味, 此上为 五味的化生。

若明乎以上 “五味化生” 之理, 则现今所存两种 五味归属体系, 《黄帝内经》与《辅行诀》孰优孰劣 之争, 可以休止矣。 如梁永林等 [2] 所论, 传统归属方 法除土味外很难用各自特性来说明药味的功效特 点, 故而对传统五味及其五行归属关系产生质疑, 而 说《辅行诀》所载之五味归属方法更能反映药味的 功效作用, 具有更高价值。 此皆外道之言, 不足与论 也。 实则, 《黄帝内经》 乃从其物类生成之本然言; 《辅行诀》则从物类已成之运用言, 皆由乎道。 识者 明察, 何有优劣。

五脏五味苦欲补泻的阐释

关于五脏的五味苦欲补泻, 完整论述于《素 问 ·脏气法时论》 , 后世之论大多据此而出, 其文曰: “肝苦急, 急食甘以缓之” ; “肝欲散, 急食辛以散 之, 用辛补之, 酸泻之” 。 “心苦缓, 急食酸以收之” ; “心欲软, 急食咸以软之, 用咸补之, 甘泻之” 。 “脾 苦湿, 急食苦以燥之” ; “脾欲缓, 急食甘以缓之, 用 苦泻之, 甘补之” 。 “肺苦气上逆, 急食苦以泄之” ; “肺欲收, 急食酸以收之, 用酸补之, 辛泻之” 。 “肾 苦燥, 急食辛以润之; 肾欲坚, 急食苦以坚之, 用苦 补之, 咸泻之” 。 关于此篇五脏五味苦欲补泻, 历来 解释颇多, 争议亦多。 争议之因, 即在于未能执中医 学的一贯之本, 而仅运用简单的逻辑推理, 着眼于药 食功效的描述, 便自称其是。

而笔者以为, 若据于本体一气之行、 五脏时象 之性以体悟, 则自会得其要旨。 试观篇名《脏气法 时》 之 “时” 字, 以及篇中 “日甲乙” “日丙丁” “日戊 己” “平旦” “日中” “夜半” 等论, 已透玄机。 时者, 气之行也, 此篇之意, 实乃教人法天时以明气运之 实, 以明五脏之性, 以明五味之用也, 其机如此。 恰 合于老子 “人法地, 地法天” 之言。 《阴符经》 亦云: “观天之道, 执天之行, 尽矣” 。

肝于时为春, 其气升发, 升发之气急, 则以甘缓 之, 甘缓则升发之气中和而无苦。 春时气运升达而欲 散, 是以肝欲散, 辛味性散而酸性收, 从其性为补, 逆其性为泻, 是故以辛补之, 以酸泻之。

心于时为夏, 其气散于外, 散则气缓, 以酸收之 使入内也; 另外, 法其时象可知, 夏乃气运旺盛之时,气盛则易亢, 亢则易刚而不软, 刚极则病。 是故心虽 为一气之盛, 然浮盛至极当转而微下 , 所谓盛极而知 和, 归于中, 则欲软。 禀其本性而归乎中和, 此生生 之道, 五脏之性莫不如此, 非独心也。 其欲软, 则咸 以软之, 咸味, 作坚亦可软坚也。 遂其欲软之性, 是 谓补; 缓其过亢之气, 是谓泻。 故曰: 用咸补之, 甘泻 之。 一气由春而至夏, 是气运之顺行, 由升而浮, 是以 “肝苦急” 时, 不以酸泻, 而用甘缓; 夏之后, 气运当 降, 是以 “心苦缓” 时, 以酸收之, 使气渐降。 脾主长夏, 此为气运由升而降, 交合之时, 气运 交合而生湿气, 正常之湿, 化成万物, 若病则交合凝 滞, 气运不行, “脾苦湿, 急食苦以燥之” 者, 顺 “时 气” 之行也, 使气运由交合之凝滞而不行, 转入一气 之收降, 如此则 “湿自收, 而燥自显” , 燥湿相对也。 脾居升降之中, 其性中和而布散, 甘味合其性, 故为 补, 苦降行其气, 故为泻。

肺于时为秋, 其气由浮盛而渐收降, 湿气渐收 燥象渐显。 收气主令, 燥象显, 则气机易结而肺失肃 降, 苦能使气降, 而泄气结也, 故以苦泄之。 肺性欲 收, 而酸性收辛性散, 是故 “用酸补之, 辛泻之” 。 肾于时为冬, 冬时气运闭藏而气津不布, 是以 “肾苦燥” , 辛性散而能通气致津液, 故曰: “肾苦 燥, 急食辛以润之” 。 肾者封藏之性, 故其显象欲坚 而不散, 而对于为何用 “苦以坚之” , 当知苦为火之 味, 前已言之, “炎上则扬, 作苦则降” 。 而咸为水之 味, “润下则流, 作咸则止” 。 综上可得, 苦味能降, 能 坚; 咸味能坚, 能软。 看似矛盾, 然而苦之坚与咸之 坚, 性有不同, 其机在于苦坚于外而软于内; 咸坚于 内而软于外。 苦味使气由外入内, 由上至下, 是以其 显象于外者为坚; 咸味本自气实(坚) , 其能使坚性 之物, 散其气于外, 是故其显象反为能软。 故曰: “肾 欲坚, 急食苦以坚之, 用苦补之, 咸泻之。 ”

四味常合甘用的机制阐述

观于五脏之性味补泻可知, 凡本味者为泻, 对 宫之味为补。 其理, 据于时气之行、 五味之性, 可推 而知之。 然而, 临证运用之时, 酸苦辛咸多兼甘味而 用, 于意为何? 其理当明五味之性, 方知之也。 推其 极以明其性, 极则本性显; 致其中以尽其用, 中则体 用全。

五味之性, 辛则升, 重辛则散; 酸则收, 重酸则 溃; 苦则下 , 重苦则泻; 咸则坚, 重咸则凝; 甘则缓, 重缓则壅。 五味之极, 皆害生之用, 可行杀伐之实, 而不能尽生化之用也。 五味之治病者, 在于以其性克 于其所胜, 所谓以偏治偏是也, 正类于五行之相克。 克者, 制也, 制则生化。 然其相克相制之理, 在于制 之以归于中和之用, 绝非是置其某脏于死地, 否则人 将不亡于病而亡于药也。 制其气之偏归于气之和, 邪 即归正, 《孟子》曰: “苟得其养, 无物不长; 苟失其 养, 无物不销” 。 正邪本自同根, 邪归乎正, 则体气泰 然。 是以五味之所用者, 非以其性之至极而行杀伐之 能, 乃以其相克之性纠偏而致中和也。 是故四味多兼 甘以起用。 然亦有用其五味至极杀伐之能者, 则类于 “菀陈则除之” 也。

小结

《素问· 至真要大论》云: “天地合气, 六节分而 万物化生矣。 故曰: 谨候气宜, 无失病机” 。 六节者, 时也; 时者, 气之行也。 因天时而明其气者, 中医学运 气之论也。 据于时以明气运之本, 因乎时而得天地专 精, 本于时以明药味之性, 察乎时以知病气之变, 顺 乎时而尽养生治病之道, 由乎时方知物我合一, 天人 共由之理。 时者, 本气之行, 道体之显。 本于气, 因于 时, 则理、 法、 方、 药、 病、 治一以贯之。 观乎天文以 察时变, 司岁备物以致民用, 此皆因时之能也。 本乎 一气之行, 因于时象之序, 论五味性用如上。 篇幅所 限, 言不尽意, 鄙陋之处, 敢请明者教之。

来源: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:孙志其 鲁明源
Tag标签: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