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耳鸣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阮士怡治疗耳鸣经验

OPE世界杯彩票 www.zkcell.com 发布时间:2018-04-15
阮士怡 ( 1917—) ,男,教授,国医大师,第五批全国 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国家中医药管 理局第一批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。从事中医内科学医疗、 教学、科研工作 70 年,常化裁经方,自创效验方,形成了 独特的诊疗风格,尤其对冠心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 发表学术专著 5 部,学术论文 34 篇,科普文章 65 篇; 先 后获得省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 3 次、三等奖 5 次; 研制 中药制剂 8 种、上市品种 1 种。

多数中医学者支持耳鸣为肾虚证,治以补肝肾 为主,亦有从肝、胆、脾、心、气血辨治耳鸣 者 [1 -4 ] 。阮士怡教授治疗耳鸣不局限于肾虚,既重 视心、肝、肾三脏精血亏虚之本,又不忘胆火、痰 热、瘀血等标实,标本兼顾、多脏同调,临床多获 佳效,现将阮老师治疗耳鸣的临证思路介绍如下。

1 耳鸣多重肾、肝、心 《黄帝内经》 曰 : “肾开窍于耳,耳为肾之外 候,……脱精者则耳聋” ; 《杂病源流犀烛》载: “耳鸣者,聋之渐也,惟气闭而聋者则不鸣,其余 诸般耳聋,未有不先鸣者” [ 5 ] ,均提示耳聋与肾虚关 系密切 。《灵枢·经脉》 曰 : “胆足少阳之脉,…… 其支者,从耳后入耳中,出走耳前,至目锐后; …… 络肝,属胆,循胁里……” 。肝为刚脏,体阴用 阳,肝肾之阴不足,阴不制阳,肝阳升发太过,血 随气逆,亢扰于上,故致耳鸣,均说明了耳与肝胆 的联系,因此,临床中不少医家从肾、肝胆论治耳 聋、耳鸣疾患 [6 ] 。

《黄帝内经》 曰 : “心通窍于耳,阳气上甚而跃, 故耳鸣也” ; 清代徐春甫 《古今医统大全》曰 : “忧 愁思虑则伤心,心虚血耗必致耳鸣耳聋” 。心血濡养 耳窍,心血健旺则耳聪目明,若心虚血耗,心阴亏 虚或久病耗伤阴血,阴血不足,血不达耳窍,耳脉 不充,神不内守,则耳失静谧,发为耳鸣。清代叶 天士 《临证指南医案》曰 : “如心肾两亏,肝阳亢 逆,与内风上旋,蒙而为耳鸣暴聋者,……因症施 治,从虚从实,直如庖丁之导空矣。 ”故而心火旺 盛、心阴不足、心肾不交等均可致耳鸣,可见心与 耳鸣的发生关系密切。阮老师认为,耳鸣的发生责 之肾、肝、心三脏,应首辨虚实。耳鸣以虚证者为 多见,虚证耳鸣多起病缓,病史长,多伴腰膝酸 软、头晕目眩、心烦少寐、潮热盗汗、舌红苔少、 脉细数等症。

2 辨证不忘痰、火、瘀

王节斋 《明医杂著》曰 : “耳鸣证……世人多 作肾虚治,不效,殊不知此是痰火上升,郁于耳中 而为鸣,郁甚则壅闭矣。 ”提出耳鸣不可拘泥于肾 虚,阮老师临证多重视患者肝气不舒、肝胆火旺等 因素对内科疾病的影响 。 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 云 : “厥阴之胜,耳鸣头眩” ; 《杂病源流犀烛》 曰 : “有怒气厥逆,气壅于上而聋者” ,故而临证 治疗耳鸣不忘肝胆疏泄失调之因。肝胆枢机不利, 引起气壅不通,经气闭塞,壅则窍闭神匿,内外不 通,亦可致耳聋耳鸣,治当以清肝泻火、行气活血 为主 。《医林改错》载 : “耳孔内小管通脑,管外 有瘀血,靠挤管闭,故耳聋。 ”临证常配当归、赤 芍、丹参、川芎、路路通等养血活血通窍。 久病患者病程较长,精神情绪多受影响,睡眠 饮食也受波及,因而亦可见肝郁脾虚之证,加之久 病入络、久病必瘀,故又多夹瘀、夹郁、夹痰、夹 湿。故虚证耳鸣虽以虚为主,但又兼夹实邪,虚实 夹杂,多脏同患致病。

3 滋补心肝肾之阴以治本,清热化痰逐瘀以治标 《古今医统大全》 云 : “凡用清痰降火之药,须 兼味辛行气通窍之药,方得治法之要,……有峻用 痰火药则反伤脾胃,亦不能开其塞; 有急补气虚则 火愈上,而亦不能开。惟以前法,痰火药中佐以辛 温之味,细细平治,自然痊愈。 ”盖耳为清空之窍, 清阳交会流行之所,如有水衰火实、肾虚气厥者, 或受风热火郁之邪侵袭,或痰热、瘀血阻滞,则皆 可致耳鸣失聪。阮老师治耳鸣多以滋补心、肝、肾 之阴治本,兼顾清热化痰逐瘀治标,标本兼顾、多 脏同调,使清静灵明之气上走清空之窍则耳鸣除矣。

4 典型病例

患者,女,44 岁,2014 年 6 月 12 日初诊。主 诉: 耳鸣伴眩晕 1 年。现病史: 患者 1 年前患突发 性耳鸣,呈高音调,耳部堵塞感、胀闷不适,伴眩 晕,劳累、饥饿后加重,平日性情急躁易怒,发作 时以右耳明显。2013 年 10 月 15 日检查听觉功能 正常,前庭功能检查示: 垂直半规管高频功能减 退。后给予针灸、中药治疗,处方以柴胡疏肝散、 龙胆泻肝汤类未见明显缓解。既往有慢性浅表性胃 炎病史 5 年余,否认冠心病、高血压病等病史,平 素血压偏低。月经史: 末次月经 2014 年 5 月 26 日,周期 28 天,月经先期 6 天左右,行经 3 天, 量中等,有血块。血压: 80/55mmHg。刻诊: 耳 鸣,呈高音调,耳部堵塞感、胀闷不适,伴眩晕, 纳可,寐后易醒,口甜,二便调。舌暗红、苔薄 黄,脉沉细。中医诊断: 耳鸣,证属心肾阴虚、胆 火上炎。处方: 党参 10g,天冬 10g,五味子 10g, 葛根 15g,女贞子 20g,墨旱莲 15g,鹿衔草 10g, 川芎 10g,地龙 15g,茜草 10g,酸枣仁 30g,合 欢花 10g,甘草 6g。7 剂,每日 1 剂,水煎服。 2014 年6 月19 日二诊: 耳鸣症状较前减轻,时 耳鸣如蝉、头晕,每于劳累后耳堵、头晕明显,纳 可,夜寐差、易醒,二便可。舌暗、苔少,脉沉细。 血压: 90/60mmHg。辨证: 心肾阴虚、气血不足兼 血瘀; 处方: 炙黄芪 20g,阿胶 15g ( 烊化) ,银杏 叶10g,麦冬10g,五味子 10g,百合 15g,女贞子 20g,墨旱莲 15g,当归 10g,川芎 10g,地龙 15g, 甘草6g。7 剂,每日1 剂,水煎服。

2014 年 6 月 26 日三诊: 耳鸣症状较前明显减 轻,偶于夜间耳鸣持续性发作,耳部堵闷感,伴头 晕,听高音频后不适,汗出,纳可,夜寐欠安,大 便不成形。舌暗红、苔薄黄,脉沉细。血压: 90/ 60mmHg。辨证: 心肾阴虚、气血不足兼血瘀; 处 方: 党参 10g,麦冬 10g,炙鳖甲 30g ( 先煎) , 三棱 10g,莪术 10g,川芎 10g,刺五加 10g,沙 苑子 10g,女贞子 20g,墨旱莲 15g,地龙 15g, 蝉蜕 6g,甘草 6g。上方对症加减继服 3 个月余, 耳鸣症状明显缓解,急躁易怒情绪、低血压及月经 先期症状亦随之逐渐改善,经期 3 ~5 天,经量可, 血压维持在 90 ~100/60 ~70mmHg。 按语 : 《灵枢·海论》曰 : “髓海不足,则脑 转耳鸣。 ”肾开窍于耳,心亦寄窍于耳,心肾两 亏,肝阳亢逆,故阴精走泄,阳不内依,是以耳鸣 眩晕。病虽在肾、心、肝,然其实由于郁,故平日 性情急躁易怒,郁则肝阳独亢,令胆火上炎。患者 病情每于劳累与饥饿后加重,说明耳鸣属于本虚为 主之证。舌暗红、苔薄黄,脉沉细,皆为心肾阴 虚、胆火上炎之象,故治宜滋补心肾之阴兼清少阳 之郁火,以 “胆经亦络于耳也” 。

初诊方中党参、天冬、五味子益心气养心阴; 女贞子、墨旱莲滋补肾阴; 鹿衔草甘温,可养阴补 肾,强筋健骨且可止血; 葛根轻清升散,药性生 发,升举阳气,鼓舞机体正气上升,与川芎相伍, 活血通络,引药上行; 地龙性走窜,具有通经活 络、活血化瘀之效; 茜草凉血活血,祛瘀通经,止 血而不留瘀,且苦寒清肝泻火; 酸枣仁养肝、宁 心、安神、敛汗; 合欢花解郁安神,理气活络; 甘 草甘温,调和诸药。二诊辨为心肾阴虚、气血不足 兼血瘀之证。方中重用炙黄芪以益气补血,黄芪补 气,而其独效者尤在补血,盖气无形,血有形,有 形不能速生,必得无形之气以生之,将黄芪用于补 肾、补血药之中,为血中之气药,血得气而速生, 自能助之以生血。重用阿胶补血滋阴,润燥,止 血。当归补血活血 , 《本草正》谓其 “味甘而重, 故专能补血,其气轻而辛,故又能行血,补中有 动,行中有补,诚血中之气药,亦血中之圣药 也” 。当归既能补血,又能活血,既可通经,又可 活络。阮老师将黄芪与阿胶、当归配伍使用,以求 气血双补。加用百合养阴润肺,清心安神。银杏叶 活血化瘀,止痛,与川芎、地龙相伍通经活络、活 血化瘀。全方共奏滋养心肾、益气养血兼活血化瘀 之功。三诊辨证仍考虑为心肾阴虚、气血不足兼血 瘀,方中沙苑子补肝益肾,明目固精,与女贞子、 墨旱莲相合,滋补肾阴之效倍增。刺五加补肝肾、 强筋骨、活血脉。鳖甲滋阴清热,软坚散结,味咸 入肾,具有滋阴益肾、散结消痞、强筋健骨之功 效。然世人只重其软坚散结之功,而轻其补肾强筋 骨之效。阮老师方中重用鳖甲除取其软坚散结、滋 阴清热之效,同时收到补肾填精之功,用于本案耳 鸣堪为妙用之法。三棱、莪术破血行气,与川芎、 地龙四药相合,活血通络作用倍增。后经 3 个月余 巩固治疗,耳鸣症状明显缓解,平素急躁易怒情 绪、低血压及月经先期症状亦随之逐渐改善。

来源:中医杂志 作者:程坤 张军平 阮士怡
Tag标签: 耳鸣(48)

上一篇:按摩调理治耳鸣

下一篇:没有了

栏目列表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